卸梨难?卖梨难?互助组让南果梨不再难!

 

卸梨难?卖梨难?互助组让南果梨不再难!

2017-02-25 南果梨网 www.ngl.com.cn

 

   今天,当许多人在围城中苦苦寻找出路,三年前,他就拎着斧头出发了,带着家边的果农从荆棘丛中砍出一条路。

 

   卸梨难、卖梨难、卖高价更难,这是如今压在我们果农身上的三座大山,我们今天来浅析卸梨难及解决办法。

 

   随着海城地区南果梨的大面积种植,南果梨树从 97 年之前的每户几十棵,变成了今天的每户少则几百棵多则几千棵,原始的换工已无法完成采摘任务,只能依靠外雇,于是在此期间出现了许多卸梨队。卸梨队的卸梨水平和品德素质参差不齐,有些外雇卸梨队带来的一些问题让我们果农很无耐:


   一、滥竽充数。


   卸梨队的人数从十几人到上百人不等。中间不乏滥竽充数的,为了混天工钱,没从事过摘梨的妇女、上山走几步都上喘的老人、平时就好吃懒做混日子的都加入到其中,要知道摘梨是在山上和树上作业,是存在风险的,一位卸梨人员受伤 , 就可能导致该户果农一年甚至几年的收成都得赔进去。


   二、耗费工钱。


   梨头 240 元,车钱 120 元,无形中每日增加了 360 元,遇到中途下雨,卸上梨就顶半天的工钱,再遇到卸梨队中有出人而出力的,我们果农的损失就更大了。


   三、信誉问题。


   一句车坏路上了,就可以成为毁约的理由。在什司县大泡子村有一户果农和卸梨队订好了日子和 11 个人员,结果当天就来了一个,还是因为他的手机坏了没接到梨头的命令,其他人因为有人加价去别人家卸梨了。


   四、天气因素。


   因为担心找不到卸梨队,很多果农很早就把卸梨日期和好的卸梨队订好了,但到卸梨日期遇到阴雨天气不能卸梨,只能重排在此卸梨队的最后一天,或临时再找卸梨队了。


   五、二次伤害。

 

   遇到好的卸梨队,是果农和客商的幸运,摘梨手法好,倒梨、推梨、装车手轻,会大大减少梨的伤害。相反遇到手法和品德低劣的卸梨队,一箱梨就不只是损失几斤梨那么简单,真是损失的是客商对我们果农的信任。

 

   我叫李喜旭,家住海城市王石镇上英村北沟,今年 40 岁,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普通的果农。


   在 2013 年的金秋九月,正值南果梨采摘的季节,山上乡亲们忙碌的采摘,山下三轮车穿梭不停。在这收获的时刻,本应喜上眉梢,可有些乡亲们却面有难色,因为他们面临卸梨难的问题。


   尤其付家村的一位老人在梨订出去后求不到人也找不到卸梨队卸梨,导致订梨合同取消,老人一赌气自杀了。这件事给我的触动非常深,我苦苦思索有什么办法让我们果农不再为卸梨、卖梨而犯难,别让这样的悲剧再上演。


   我回想到过去,那时期每家每户的梨少,几户人家互相换工就可以把梨卸下山,大家其乐融融,还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开销。而如今梨多了,几户人换工不可能完成任务,但如果把几户变成十几户到二十几户呢?大家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化零为整,抱团取暖,这样就可以解决卸梨难的问题。


   有了这个初期的想法后,我首先和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石启有商量此事,这位开明的老人非常赞同我的想法,我们把这个组织起名叫“互助组”,并决定在 2014 年展开工作。我们把本村的父老乡亲召集在一起,把想法和大家说了,得到了部分农户的赞同,共有 20 户果农参加了我们的互助组。


   万事开头难,互助组成立之初面临着各样的问题,没有经验,也无经可取, 大家 只好坐在一起出主意想办法。最终,我们确定了互助组卸梨时将要面对的六个问题和解决方法。


   一、分工问题:


   我觉得自己年纪轻,于是推举石启有为互助组组长,负责卸梨人员分组、推车人员安排、装车、过称、订盒饭等具体工作。我任副组长,负责联系客商、安排卸梨日期、每日发放工资等工作。我们所有组员如无特殊原因,均要参加每日卸梨。


   二、工资问题:


   传统换工因每户果树多少不同,容易出现换工不平衡的问题。为了避免这一矛盾的产生,我们决定采用收工资的方式。我和石启友是“梨头”,但不收梨头钱,其它推车和卸梨人员和正常卸梨队同价。并且按小时计工,这样在早晨露水大时就可以晚点卸梨,在中途下雨就按下雨前计工,避免了按天计工浪费工钱,而且还少了梨头钱和车钱。


   三、吃饭问题:


   每户都统一吃盒饭,谁也不准大吃大喝,铺张浪费。


   四、运输问题:


   有车的全部无偿出车,根据需要合理分配。


   五、卸梨订日期问题:


   这点是最难的,因为这 20 户的买方不是同一人,容易出现多户同一天卸梨的“撞车”情况。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每户卖完梨订好日期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再通知其它户,后卖梨的尽可能和买方协商避开先卖梨的订好的日期,这一问题最终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六、信誉问题:


   为了和买方建立长久合作关系,我们互助组决定无论卸谁家梨,无论买方是谁,都要当作自家的梨来卸,不许捡落地果,捡出树黄和病果,卸梨、封箱、推车、装车,手法要轻要好,尽可能减少买方的损失。


   就这样,在 2014 年,互助组成员齐心合力,成功的完成了所有 20 户卖梨和卸梨任务。当每一位买方临走是满意的对我们说“来年我还来”,我们所有组员都特别自豪,这句话是对我们这一年工作最好的肯定。

 

   到了 2015 年,当初持怀疑态度的三户也加入进来,互助组“兵强马壮”,并总结上一年的不足之处加以完善, 去 年的客商也如期而至,卖梨、卸梨工作圆满完成。

 

   2016 年,互助组又增加了三户,达到了 26 户。和我们合作两年的一位叫万龙的客商,几乎买走了我们互助组内所有的南梨梨和尖把、花盖等杂梨。他在临走前请我们互助组所有成员吃饭,席间他说买我们的梨放心也省心,根本不用上山看着,梨拉回家很少伤果。

 

   成立互助组的这三年,许多个夜晚我辗转难眠,也曾因为着急上火哑着嗓子安排工作,不过让我欣慰的是我们成功了,我们 26 户团结在一起,拧成了一股绳。而我也做到了一名共产党员该做的事。

 

李喜旭    

2017 年 1 月 18 日 

 

 

 

互助组全家福

 

李喜旭 石启有 钟德顺 车占全 张天忠

张振兴 张振旺 张振铎 张振喜 石启合

石启生 王井元 王 元 石玉刚 王永英

王贻平 钟德礼 钟德伟 王贻杰 王化义

王化东 李喜库 李喜权 石玉威 王化仁

钟德贵

 

 

石启有在2017年增质去产能

 

 

互助组创始人—— 李喜旭

 

   前段时间在去马风镇陈马村参加冬剪现场会的路上听到李喜旭互助组的事,我和他说一定要把你的事迹写出来,让更多人看到你们互助组的做法,让更多人可以借鉴你们的成功经验。

   虽然李喜旭做的事不大,只帮助了家边的 26 位农户,但做为一名普通农民,他做到了一个民间组织应该做的事,他是南果梨产业敢于迈出第一步的先行者,他是在农业残酷竞争中敢打敢拼的新农人。

 

   我们南果梨产业需要更多像李喜旭这样有能力担当并敢于担当的人能够站出来。

 

笔者:石海龙 

2017年2月20日 

   

 

 

 

 

 

南果梨网 www.ngl.com.cn
辽宁敞亮人贸易有限公司 总经理:石海龙
地址:辽宁省海城市 电话/微信:15242837966 13942221261 QQ:83929483
辽ICP备09020755号